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后疫情时代,公立医院开始艰难“爬坡”……
后疫情时代,公立医院开始艰难“爬坡”……

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全球医疗系统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,医院的运营压力也相应倍增。2020年第一季度,不论是公立医院还是社会办医机构都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。

为此,“医学界”先后发起两次“疫情期间医院运行状况问卷调查”,累计收集到1373份有效问卷,其中公立医院1205家,社会办医机构168家。在1205家公立医院中,共有三级医院727家,占比60%;二级医院421家,占比34%。

调查结果显示,今年2-3月,我国医院门诊量、住院量等各项指标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。七成受访者认为,今年2月,医院门诊量和住院量相比去年同期下降50%以上,3月情况略微好转。

更权威的数据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,2020年2月,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2.5亿人次(不含湖北省、诊所及村卫生室数据),受疫情影响,同比下降38.2%,环比下降45.7%。

针对这一情况,近期,“医学界”联系了上海、浙江、江苏、广东、福建、山东、河南、江西、湖北等地区的48家公立医疗机构,其中城市三级医院30家,县级医院11家,基层医疗卫生机构7家,了解这些统计数字背后,各级医院具体的运行情况。

三甲院长决定搁置全院设备购置计划

河南省新乡市中心医院是新乡市规模最大的三甲医院,共有2600多张床位,最多时加床能到3000张。疫情期间,该院住院患者只有1000人,大多以神经外科、心血管、儿科的重症患者为主。

该院副院长耿秀琴告诉“医学界”,疫情期间,为了防止院内患者和医护感染,该院按照国家要求关闭口腔科、眼科、耳鼻喉科及美容整形等科室,内、外科也基本停诊。其他科室虽正常接诊,但门诊量比往常低了四成左右。

“当时医院的防护资源比较缺乏,为了患者和医护的安全,我们要求所有科室不许加床,慢病患者不能收治住院,其他患者能不收就不收。”

由此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医院营收大幅缩水。耿秀琴表示,受疫情影响,医院2月营收不到1月的一半,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。

此外,疫情中,该院为分院区改造投入接近3000万;为改建发热门诊、CT检查室、隔离病房,为各楼层配备空气消毒机也投入了好几千万,“所有投入加起来接近一个亿。”

该院院长王培山曾在全院大会上表态:今年医院所有科室申报的医疗设备采购,只要不影响日常运行统统叫停。“先看看下半年的形势,大家一起熬过去。”

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。疫情期间,不少三级公立医院的门诊量、住院量在疫情期间遭遇断崖式的下跌,收入急剧下滑。由于承接了区域内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任务,医院病房改造和设备购置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

在“医学界”发起的疫情调研中,超过70%的受访者认为,受疫情影响,医院会大幅缩减采购预算。

此外,调查显示,87.3%的医院目前认为存在资金运行压力。人力成本、防疫物资采购费用、房屋水电成本成为医院运行压力“三座大山”。其中,68.4%的医院管理者认为,人力成本支出成为医院最主要支出。

河南省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是一所全国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,拥有2300张床位。今年2月,该院门诊量同比下降67%,门诊收入同比下降59.62%;3月门诊量同比下降48.51%,门诊收入同比下降46.90%。住院量方面,2月该院住院患者数量仅为800多,同比下降70%,住院收入同比下降63%;3月该院住院患者数量有所回升,但住院量和住院收入仍同比下降超过35%。

在此状况下,郑大二附院拿出300万元补助一线医护,还拿出200万元发放给疫情期间所有参与院内抗疫的职工。“疫情期间,全院职工都参与到了抗疫一线,该给的不能不给。”该院副院长李志业对“医学界”表示。

停摆两个月,县医院艰难复工

新年伊始,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,让湖北全省的县域医疗机构停摆两个多月。湖北省黄冈市的一家县级医院,遭遇了建院以来“最大危机。”

此次疫情中,黄冈的确诊病例仅次于武汉和孝感。作为县域内唯一一家二甲综合医院,该院承担了全县的疫情防控任务。

“1月21号我们收治了新冠肺炎的第一个确诊患者,第二天发热门诊量开始激增。”据该院副院长介绍,从1月21日起,该院全体员工取消休假、照常上班。两个多月来,全院1000多名医护,全部工作在抗疫一线。

门诊是公立医院的“基础流量池”和主要收入来源。身处疫情重灾区,疫情期间,这家县医院停止了除急诊外其他科室的接诊。2月,该院业务收入总计400多万,而去年同期是1600多万。一季度同比下降2000万。

安徽伟雨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鑫翰产业园9号楼